原文

直如朱丝绳,清如玉壶冰。

何惭宿昔意,猜恨坐相仍。

人情贱恩旧,世义逐衰兴。

毫发一为瑕,丘山不可胜。

食苗实硕鼠,点白信苍蝇。

凫鹄远成美,薪刍前见凌。

申黜褒女进,班去赵姬升。

周王日沦惑,汉帝益嗟称。

心赏犹难恃,貌恭岂易凭。

古来共如此,非君独抚膺。

译文

志士如红色的丝绳那样正直,如玉壶冰那样高洁清廉。怎奈惭愧的是自己以前的意气都已经消散,只有无限的遗憾不断跟随着自己。人们多不念旧恩,世情就是这样,一旦你衰败,没人会帮扶你。人在失势以后,即使只有那么一丝一毫的缺点,哪怕足有火如丘山那样的功绩,也不能被容。那些小人就像食莳的硕鼠一样卑鄙,他们蝇营狗茍,像苍蝇那样巧于辞令,妄进谗言。野鸭有五种美德,但仍被宰杀,黄鹄有害无益,却因一举千里,被视为珍禽。帝王用人就像堆柴草一样,不辨忠信,后来者居上。这真让人痛心!周幽王因为宠爱褒姒而废掉了申后,汉成帝因宠爱赵飞燕而疏远了班婕妤。周幽王日益昏惑,汉成帝做的事情也令人叹息不已。心中赞赏的人都难以自恃,难以保全,更何况那些外表恭敬的人呢?他们没有什么可以凭借的。宠疏自古以来都是这样,不是唯独你这样的志士才抚胸叹息,感到无限愤慨!

注释

瑕:玉上的瑕疵,斑点。

硕鼠:大老鼠。

凫鹄(hú):野鸭和黄鹄。

薪刍:柴草。这里是说君王用人好像堆柴草,后来者居上。

褒女:即褒姒,周幽王因为宠爱她而废掉了申后。

班:班婕妤,汉成帝的妃子。

赵姬:即赵飞燕,汉成帝因宠爱赵飞燕而疏远班婕妤。

沦惑:迷误。

嗟称:叹息。

心赏:心中赞赏,欣赏。

貌恭岂易凭:外表恭敬的人不可轻易相信。

抚膺:抚胸叹息以表示愤慨。

作者介绍

鲍照(415-466年),字明远,东海郡兰陵(今山东省兰陵县)人。南朝宋文学家,与颜延之、谢灵运合称"元嘉三大家"。家世贫寒,文辞赡逸。初为临川国侍郎,迁秣陵县令,官至中书舍人。临海王刘子顼担任荆州刺史,以为前军参...
查看百科>>
展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