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译文对照

暗暗淡淡紫,融融冶冶黄。

暗淡的紫色鲜艳的黄色。

陶令篱边色,罗含宅里香。

它们既有陶渊明篱边菊花的色彩,又有罗含宅中的香味。

几时重露,实是阳。

菊花不怕露水的沾湿,可是害怕夕阳的来临。

愿泛金鹦鹉,升君白玉堂

愿意留在水边畅饮的人的鹦鹉杯中,希望来到富贵人家丰盛的酒席上。

译文

暗淡的紫色,鲜艳的黄色。

它们既有陶渊明篱边菊花的色彩,又有罗含宅中的香味。

菊花不怕露水的沾湿,可是害怕夕阳的来临。

愿意留在水边畅饮的人的鹦鹉杯中,希望来到富贵人家丰盛的酒席上。

注释

①融融:光润的样子。

②冶冶:艳丽的样子。

③陶令:指陶渊明,因其主彭泽县做过县令,故称陶令。

④罗含:(公元293年一公元369年)字君长,号富和,东晋桂阳郡耒阳(今湖南未阳市)人。博学能文,不慕荣利,编苇作席,布衣蔬食,安然自得。被江夏太守谢尚赞为“湘中之琳琅”。桓温称之为“江左之秀”。官至散骑廷尉。年老辞官归里,比及还家,阶庭忽兰菊丛生,时人以为德行之感。

⑤禁:禁受,承当。

⑥重露:指寒凉的秋露。

⑦怯:胆怯、担心。

⑧残:一作“斜”。

⑨金鹦鹉:金制的状如鹦鹉螺的酒杯。泛:指以菊花浸酒。

⑩白玉堂:指豪华的厅堂,喻朝廷。升:摆进。

展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