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羁心积秋晨,晨积展游眺。

孤客伤逝湍,徒旅苦奔峭。

石浅水潺湲,日落山照曜。

荒林纷沃若,哀禽相叫啸。

遭物悼迁斥,存期得要妙。

既秉上皇心,岂屑末代诮。

目睹严子濑,想属任公钓。

谁谓古今殊,异代可同调。

注释

⑴羁(jī积)心:羁旅之心,离乡人的愁思。积:聚集。这句是说,在秋晨自己的羁旅之思更加浓重了。 

⑵展:申展,这里是尽情的意思。这句是说:自己怀着这种秋晨的羁旅之思来尽情地游赏眺望。 

⑶逝湍:急流不停的江水。湍,急流。徒旅:游客。孤客、徒旅皆 人自指。奔峭:崩落断裂的陡峭江岸。这二句是说:看到急流的江水和崩落的江岸更感伤自己的长期在外飘荡。 

⑷潺湲(chányuán馋援):水流的样子。 

⑸日落:日光下射。照曜:阳光闪耀的样子。 

⑹荒林:无人料理和游赏的野林。纷沃若:枝叶繁茂众多的样子。纷,纷纷,众多。沃若,即沃然,美好繁盛的样子。 

⑺遭物:看到客观景物,即面对着流水、日光、荒林和哀禽。悼:感伤。迁斥:被贬滴、斥逐。 

⑻存期:期望,想要。存,想。要妙:精微玄妙的道理,这里指老庄的哲理。 

⑼秉:掌握,把持。上皇心:上古时代人们淳朴的思想感情。上皇,即羲皇,伏羲氏,历史传说中的上古时帝王。岂屑(xiè谢):哪顾,不管。末代:衰乱之世,这里指诗人所处的社会。诮(qiào俏):责备,讥诮。这二句是说自己既已具备了上古人的淳朴思想,哪管时人的讥诮呢? 

⑽严子濑:即严陵濑,在七里濑东。 

⑾想属(zhǔ主):联想。任公:任国公子。《庄子·外物篇》中写道:任国的一位公子做了一个大钓钩和大绳子,用五十头牛当作钓饵,到东海去钓鱼。钓了一年才钓得一条极大的鱼。他把这鱼切开做成肉干,从淛河以北到苍梧以东的人都可以吃得很饱。这句是说:他也希望能象任公子那样钓得大鱼给很多人带来好处。 

⑿同调:情调相同,志同道合。这二句是说:谁说我和严子陵、任公子有古今之别?我们虽处在不同时代,却有着相同的志趣。

作者介绍

谢灵运(385年-433年),汉族,浙江会稽人,原为陈郡谢氏士族。东晋名将谢玄之孙,小名“客”,人称谢客。又以袭封康乐公,称谢康公、谢康乐。著名山水诗人,主要创作活动在刘宋时代,中国文学史上山水诗派的开创者。主要成就在于山水诗。由灵运...
查看百科>>
展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