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衷情·夜来沉醉卸妆迟

原文 译文对照

夜来沈醉卸妆迟。梅插残枝。酒醒熏破春睡,梦远不成归。

早春的一个夜晚,我酒醉回到卧房,连头上的钗簪也无心思卸去,便昏昏睡去。头上插着的梅花也因蹭磨而成为蔫萎的残枝败朵,但越发散发出诱人的幽香。酒力渐渐消退,这股清幽的芳香不断袭来,使我从睡梦中苏醒。梅香扰断了我的好梦,使我在梦境中回到北国故乡的愿望无法实现。

悄悄,月依依。翠帘垂。挼残蕊,更余香,更些时。

夜悄然无声,伴着我的,只有天上的斜月。眼前的翠书。只能无聊地用手搓揉着残损的花瓣,在手中反复揉搓着,拨弄着,等待天明。

译文

早春的一个夜晚,我酒醉回到卧房,连头上的钗簪也无心思卸去,便昏昏睡去。头上插着的梅花也因蹭磨而成为蔫萎的残枝败朵,但越发散发出诱人的幽香。酒力渐渐消退,这股清幽的芳香不断袭来,使我从睡梦中苏醒。梅香扰断了我的好梦,使我在梦境中回到北国故乡的愿望无法实现。

夜悄然无声,伴着我的,只有天上的斜月。眼前的翠书。只能无聊地用手搓揉着残损的花瓣,在手中反复揉搓着,拨弄着,等待天明。

注释

沉醉:大醉。

萼:花瓣外面的一层小托片。

远《花草粹编》作“断”

悄悄:寂静无声。

依依:留恋难舍,不忍离去之意。《经》:“昔我往矣,杨柳依依。”唐·吴融《情》:“依依脉脉两如何?细似轻丝渺似波。”

更:又。柳永《雨霖铃》:“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挪:揉搓。

捻:用手指搓转。

得:需要。

些《花草粹编》作“此”

作者介绍

李清照(1084年3月13日—1155年5月12日),号易安居士,汉族,齐州章丘(今山东章丘)人。宋代女词人,婉约词派代表,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称。 李清照出生于书香门第,早期生活优裕,其父李格非藏书甚富,她小时候就在良好的家庭环境中...
查看百科>>
展开更多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