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吾家有娇女,皎皎颇白皙。

小字为纨素,口齿自清历。

鬓发覆广额,双耳似连璧。

明朝弄梳台,黛眉类扫迹。

浓朱衍丹唇,黄吻烂漫赤。

娇语若连琐,忿速乃明集。

握笔利彤管,篆刻未期益。

执书爱绨素,诵习矜所获。

其姊字惠芳,面目粲如画。

轻妆喜楼边,临镜忘纺绩。

举觯拟京兆,立的成复易。

玩弄眉颊间,剧兼机杼役。

从容好赵舞,延袖象飞翮。

上下弦柱际,文史辄卷襞。

顾眄屏风书,如见已指摘。

丹青日尘暗,明义为隐赜。

驰骛翔园林,果下皆生摘。

红葩缀紫蒂,萍实骤柢掷。

贪华风雨中,眒忽数百适。

务蹑霜雪戏,重綦常累积。

并心注肴馔,端坐理盘鬲。

翰墨戢闲案,相与数离逖。

动为垆钲屈,屐履任之适。

止为荼荈据,吹嘘对鼎立。

脂腻漫白袖,烟熏染阿锡。

衣被皆重地,难与沉水碧。

任其孺子意,羞受长者责。

瞥闻当与杖,掩泪俱向壁。

译文

我家有娇女,小媛和大芳。

小媛叫纨素,笑脸很阳光。

皮肤很白净,口齿更伶俐。

头发遮宽额,两耳似白玉。

早到梳妆台,画眉像扫地。

口红染双唇,满嘴淋漓赤。

说话娇滴滴,如同连珠炮。

爱耍小性子,一急脚发跳。

执笔爱红管,写字莫指望。

玩书爱白绢,读书非所愿。

略识几个字,气焰冲霄汉。

她姐字惠芳,面目美如画。

喜穿轻淡装,楼边常溜达。

照镜就着迷,总是忘织布。

举笔学张敞,点朱老反复。

涂抹眉嘴间,更比织布累。

从容跳赵舞,展袖飞鸟翅。

奏乐调弦时,书籍靠边去。

粗看屏风画,不懂敢批评。

画为灰尘蚀,真义已难明。

追逐园林里,乱摘未熟果。

红花连紫蒂,萍实抛掷多。

贪花风雨中,跑去看不停。

为踩霜雪耍,鞋带捆数重。

吃饭常没劲,零食长精神。

笔墨收起了,很久不动用。

一听拨浪鼓,拖鞋往外冲。

为使汤快滚,对锅把火吹。

白袖被油污,衣服染成黑。

衣被都很厚,脏了真难洗。

长期被娇惯,心气比天高。

听说要挨打,对墙泪滔滔。

注释

1.娇女:据《左棻墓志》记载,左思有两个女儿,长名芳,次名媛。这里的娇女,即左芳及左媛。

2.皎皎:光彩的样子。白晳:面皮白净。

3.小字:即乳名。左媛,字纨素。

4.清历:清楚历落。

5.广额:宽广的额头。晋时女子习尚广额。邰希莞眉。

6.连壁:即双璧,形容双耳的白润。这两句是说鬓发覆盖着广额,双耳象一对玉壁那样圆润。

7.明朝:犹清早。

8.黛:画眉膏,墨绿色。类扫迹:像扫帚扫的似的。形容天真澜漫,随意涂抹。这两句是说自己早晨在梳妆台前画眉,把眉毛画得象扫帚扫的一样。

9.浓朱:即口红。衍:漫,染。丹唇:即朱唇。

10.黄吻:即黄口,本指小孩,这里指小孩的嘴唇。吻:唇两边。澜漫:淋漓的样子。这两句是说把口红涂的不但没有规则而且超过嘴唇范围,颜色也过浓。

11.连琐:滔滔不绝。

12.忿速:恼急。忄画(huò):乖戾。明:明晰干脆。这两句是说撒娇时话语滔滔不绝,恼怒时便暴跳如雷。

13.握笔:执笔。利:贪爱。在这里是以什么为好的意思,就是说纨素抓笔虽然专挑贵重的彤管笔,写字却像画篆字一样随意画圈,不过是一种无心的模仿,根本就没有把字写好的意愿。彤管:红漆管的笔。古代史官所用。

14.篆刻:指写字。益:进步。这两句是说纨索喜欢用好笔写字,但不能期望有所长进,因为她写字不过是游戏。

15.绨(tí):厚绢,粗厚平光的丝织品,用来做书的封面。素:白绢,所以书写。

16.矜:自夸。就是喜欢拿最好的绢本书看,稍微懂一点就会引以为傲。这两句是说纨素是由于喜爱绨素才翻书,一有所得便向人夸耀。以上写纨素。

17.惠芳:左芳,字惠芳,是纨素之姊。(见《左棻墓志》)

18.粲:美好的样子。如画:美如画。

19.轻妆:谈妆。

20.纺绩:纺纱织布,续麻为缕叫绩。这两句是说淡妆只喜欢临近楼边,光顾照镜子竟忘了纺绩。

21.觯(zhì):疑当作觚,是一种写字用的笔。京兆:指张敞。张敞在汉宣帝时做京兆尹,曾为妻画眉,长安中传张京兆眉怃。拟京兆:模仿张敞画眉。

22.的:古时女子面额的装饰,用朱色点成。成复易:点额屡成屡改。这两句是说惠芳握笔模仿张敞的样子画眉,学着点的,点成了涂了重点。

23.颊:嘴巴。

24.剧:疾速。兼:倍。机抒:纺织机。这两句是说化妆时的紧张情况,倍于纺绩工作。

25.赵舞:古代赵国的舞蹈。

26.延袖:展袖。翮:鸟羽的茎,今所谓翎管。飞翮:飞翔的鸟翼。这两句是说她喜好舒缓的赵舞,展开两只长袖象飞翔的鸟翼。

27.柱:琴瑟上架弦的木柱。

28.襞(bì):折叠。这两句是说她又喜好弦乐,当她松紧琴瑟弦轴的时候,便漫不经心地把文史书籍都卷折起来。

29.屏风画:屏风上的绘画。

30.如见:仿佛看见,看得还不真切。指擿:指点批评。这两句是说对屏风上的绘画,还未看清楚就随便批评。

31.丹青:指屏风上的画。尘暗:为尘土所蒙蔽。

32.明义:明显的意义。赜(zé):幽深难见。隐赜:隐晦。这两句是说屏风上的画,日久为灰尘所蔽,明显的意义已经隐晦难知了。以上写惠芳。

33.骛:乱跑。

34果下:指果实下垂。这两句是说在园林中乱跑,把未成熟的果实都生摘下来。

35.红葩:红花。蒂(出):花和枝茎相连的地方。

36.萍实:是一种果实,据《孔子家语·致思》记载,楚昭王渡江,见江中有一物,大如斗,园而赤。昭王得到后,派人去问孔子,孔子说:“此萍实也,惟伯者为能获焉。”《家语》为魏时王肃所伪造,它所说的“萍实”和此所咏当为一物。骤:频繁。抵掷:投掷。这两句是说她们在萍实未成熟的时候,就连托摘下来,互相投掷玩耍。

37.华:即花,六朝以前无花字。贪华:喜爱花。

38.眒(shěn)忽:左思《蜀都赋》:“鹰犬倏眒。”眒忽当即倏眒之意,疾速也。左思可能用的是当时的俗语。适:往。这两句是说她们因为喜爱园中的花,风雨中也跑去看几百次。

39.蹑:踏。

40.重:复。綦(qí):鞋带。这两句是说她们一定要到外面去踏雪游戏,为了防止鞋子脱落,便把鞋上横七竖八地系了许多绦带。

41.并心:疑和惼心或褊心同义。《庄子·山木》:“方舟而济于河,有虚船来触舟,虽有惼心之人,不怒。”又《诗经·魏风·葛屦》:“维是褊心,是以为刺。”意思都是狭窄的心肠。肴撰:熟食的鱼肉叫肴,酒、牲、脯醢总名叫馔。

42.槅:同核,是古人燕飨时放在笾里的桃梅之类的果品。这两句是说她们心肠狭窄地注视着肴馔,端坐在那里贪婪地吃盘中的果品。

43.戢(jí):收藏。闲:一作函,即书函(盒)。案:即书案(桌)。

44.离逖:丢掉。这两句是说她们把笔墨放在匣子里、案头上,相互之间一丢开就是很多天不动用。

45.动:辄。钲(zhèng):《周礼·考工记》:“凫氏为钟鼓,上谓之钲。”注:“钟腰之上,居钟体之正处曰钲。”那末垆钲,当也指垆腰之正处。屈:挫。

46.屣(xǐ)履:拖着鞋。《后汉书·崔骃传》:“宪屣履迎门。”李贤注:“屣履,谓纳履曳之而行,言忽遽也。”这两句是说她们性急,鞋还未穿好,拖着就往外跑,不留神脚往往被垆钲碰破。

47.“止为”句:丁福保根据《太平御览》改为“心为荼荈剧”。按《太平御览》作“茶荈”,可能即“荼菽”之别写。荼:苦菜。菽:豆类。这两种东西大概是古人所煮食的饮料。

48.剧:急速。鼎:三足两耳烹饪之器。铄(钅历lì):即鬲,空足的鼎,也是烹饪器。这两句是说她们心中为煎汤不熟而着急,因此对着鼎不停地吹。

49.阿锡:宋刻本《玉台新咏》作“阿緆”,锡与緆古字通。司马相如《子虚赋》:“被阿緆”。李善注引张揖曰:“阿,细缯也;緆,细布也。”这里指惠芳、纨素所穿的衣服料子。这句和上句是说因为她们常在垆灶底下吹火,白袖被油点污了,阿緆被烟熏黑了。

50.衣被:衣服和被子。重地:质地很厚。

52.水碧:可能是“碧水”的倒文。这两句是说她们很淘气,为防止衣被破裂,所以用质地很厚的布做的,因此难于浸水洗濯。

53.孺子:儿童的通称。

53.长者:年长者。这两句是说因为对她们的孩子脾气放任惯了,大人稍加督责,她们就引以为耻辱。

54.瞥:见。当与杖:应当挨打。

55.向壁:对着墙壁。向,面对。这两句说她俩听见大人要打她们,便对着墙壁抹起眼泪来了。以上是纨索、惠芳合写。

作者介绍

左思(约250~305),字太冲,齐国临淄(今山东淄博)人。西晋著名文学家,其《三都赋》颇被当时称颂,造成"洛阳纸贵"。左思自幼其貌不扬却才华出众。晋武帝时,因妹左棻被选入宫,举家迁居洛阳,任秘书郎。晋惠帝时,依附...
查看百科>>
展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