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战城南,死郭北,野死不葬乌可食。

为我谓乌:且为客豪!

野死谅不葬,腐肉安能去子逃?

水深激激,蒲苇冥冥;

枭骑战斗死,驽马徘徊鸣。

梁筑室,何以南?何以北?

禾黍不获君何食?愿为忠臣安可得?

思子良臣,良臣诚可思:

朝行出攻,暮不夜归!

译文

城南城北都有战争,有许多人在战斗中死亡,尸体不埋葬乌鸦来啄食。

请为我对乌鸦说:“在吃我们外乡的战士之前请为我们悲鸣几声!

战死在野外没人会为我们埋葬,这些尸体哪能从你们的口逃掉呢?”

清澈透明的河水在不停地流淌着,茂密的蒲苇草显得更加葱郁。

勇敢的骑兵战士在战斗中牺牲,但早已疲惫的马仍在战士身旁徘徊。

在桥梁上筑直了营垒工事,南北两岸的人民如何交往?

连禾黍都不能收获你吃什么?就是想成为忠臣保卫国家都无法实现啊!

怀念你们这些忠诚的好战士,你们实在令人怀念:

咱们早晨还一同出去打仗,可晚上你们却未能一同回来。

注释

①郭:外城。野死:战死荒野。

②客:指战死者,死者多为外乡人故称之为“客”。豪:通“号”,号哭。

③激激:清澈的样子。冥冥:深暗的样子。

④枭骑:勇健的骑兵战士。驽(nú)马:劣马,此中指疲惫的马。

展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