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霖铃/雨霖铃·寒蝉凄切

原文 译文对照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秋后的蝉叫得是那样地凄凉而急促,面对着长亭,一阵急雨刚停住。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在京都城外设帐饯别,却没有畅饮的心绪,正在依依不舍的时候,船上的人已催着出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握着手互相瞧着,满眼泪花,千言万语都噎在喉间说不出来。

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这一程又一程,千里迢迢,一片烟波,那夜雾沉沉的楚地天空竟是一望无边。

多情自古伤离别,那堪,冷落清秋节!

自古以来多情的人最伤心的是离别,更何况又逢这萧瑟冷落的秋季,这离愁哪能经受得了!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谁知我今夜酒醒时身在何处?怕是只有杨柳岸边,面对凄厉的晨风和黎明的残月了。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这一去长年相别,相爱的人不在一起,我料想即使遇到好天气、好风景,也如同虚设。

便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即使有满腹的情意,又能和谁一同欣赏呢?

译文

秋后的蝉叫得是那样地凄凉而急促,面对着长亭,正是傍晚时分,一阵急雨刚停住。

在京都城外设帐饯别,却没有畅饮的心绪,正在依依不舍的时候,船上的人已催着出发。

握着手互相瞧着,满眼泪花,直到最后也无言相对,千言万语都噎在喉间说不出来。

想到这回去南方,这一程又一程,千里迢迢,一片烟波,那夜雾沉沉的楚地天空竟是一望无边。

自古以来多情的人最伤心的是离别,更何况又逢这萧瑟冷落的秋季,这离愁哪能经受得了!

谁知我今夜酒醒时身在何处?怕是只有杨柳岸边,面对凄厉的晨风和黎明的残月了。

这一去长年相别,相爱的人不在一起,我料想即使遇到好天气、好风景,也如同虚设。

即使有满腹的情意,又能和谁一同欣赏呢?

注释

1.长亭:古代在交通要道边每隔十里修建一座长亭供行人休息,又称“十里长亭”。靠近城市的长亭往往是古人送别的地方。

2.凄切:凄凉急促。

3.骤雨:急猛的阵雨。

4.都门:国都之门。这里代指北宋的首都汴京(今河南开封)。

5.帐饮:在郊外设帐饯行。

6.无绪:没有情绪。

7.兰舟:古代传说鲁班曾刻木兰树为舟(南朝梁任昉《述异记》。这里用做对船的美称。

8.凝噎:喉咙哽塞,欲语不出的样子。

9.去去:重复“去”字,表示行程遥远。

10.暮霭沈沈(沉沉)楚天阔:傍晚的云雾笼罩着南天,深厚广阔,不知尽头。暮霭:傍晚的云雾。沈沈:即“沉沉”,深厚的样子。楚天:指南方楚地的天空。

11.今宵:今夜。

12.经年:年复一年。

13.纵:即使。

14.风情:情意。男女相爱之情,深情蜜意。情:一作“流”。

15.更:一作“待”。

作者介绍

柳永(约984年—约1053年),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柳永,字耆卿,因排行第七,又称柳七,福建崇安人,北宋著名词人,婉约派代表人物。 柳永出身官宦世家,少时学习诗词,有功名用世之志。咸平五年(1002年),柳永离开家乡,流寓杭州、...
查看百科>>
展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