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宗判官归滑台序

原文

大丈夫其谁不有四方志?则仆与宗衮二年之间,会而离,离而会,经途所亘,凡三万里。何以言之?去年春会于京师,是时仆如桂林,衮如滑台;今年秋,乃不期而会于桂林;居无何,又归滑台,王事故也。舟车往返,岂止三万里乎?人生几何?而倏聚忽散,辽夐若此,抑知己难遇,亦复何辞!

岁十有一月,二三子出饯于野。霜天如扫,低向朱崖。加以尖山万重,平地卓立。黑是铁色,锐如笔锋。复有阳江、桂江,略军城而南走,喷入沧海,横浸三山,则中朝群公岂知遐荒之外有如是山水?山水既尔,人亦其然。衮乎对此,与我分手。忘我尚可,岂得忘此山水哉!

译文

大丈夫哪个没有奔走天下、安邦定国的远大志向?我和宗衮在两年之间,会面了又离别,离别了又会面,这当中来来去去所经历的路程,总共有三万里。为什么说有这么长的路程呢?去年春天,我们两人在京城相会,当时我去桂林,宗衮去滑台;今年秋天,我们竟然料想不到又在桂林相会;过了没多久,宗衮因为国事的缘故又回到滑台。坐船坐车,来来往往,哪里只止三万里呢?人的一生有多久?刚聚在一起,突然间又要分别,象这样相距遥远,更何况像这样的知己朋友极难遇上,还有什么好说的!

注释

〔仆〕自身的谦称。

〔亘〕在空间或时间上延续不断,这里指走过。

〔京师〕唐朝都城长安。

〔居无何〕停了不久。

〔王事〕国事。

〔倏聚忽散〕刚聚到一起很快就离开。倏、忽,都指时间短暂。

〔辽夐(xiòng)〕辽阔遥远。夐,远。

〔抑〕何况。

〔亦复何辞〕还有什么好说的!

〔朱崖〕红色的山崖。

〔黑是铁色〕即“黑如铁色”之意。

〔阳江、桂江〕都是桂林附近的河流。桂江即漓江。

〔略军城〕从军城旁流过。略,过。军城,可能是桂林附近的一个屯兵处。

〔三山〕传说中的海外三座仙山,即蓬莱、方丈、瀛洲。

〔中朝群公〕指在朝廷里当官的人。

〔遐荒〕遥远的边地。遐,远。

〔尔〕这样。

〔人亦其然〕人也是这样,意为人和山水同样有情趣。

作者介绍

个人简介现任新疆财经大学国际经贸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国际经济与贸易,主要从事国际贸易政策理论与实务、国际贸易惯例与规则、国际服务贸易及外贸函电教学与研究,先后主持和参加省级及横向课题多项,主要有新疆特色服务业发展研究、...
查看百科>>
展开更多

猜你关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