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鹤仙·脸霞红印枕

原文

脸霞红印枕。睡觉来、冠儿还是不整。屏间麝煤冷。但眉峰压翠,泪珠弹粉。堂深昼永。燕交飞、风帘露并。恨无人,与说相思,近日带围宽尽。重省。残灯朱幌,淡月纱窗,那时风景。阳台路迥。云雨梦,便无准。待归来,先指花梢教看,却把心期细问。问因循、过了青春,怎生意稳。

译文

红霞般的脸蛋印着枕痕,一觉刚刚醒来,衣冠零乱也懒得去整。彩屏内水墨丹青透着冷意,但见丽人紧锁眉头,盈盈泪珠打湿脸上脂粉。白昼漫长庭院深深,燕儿双飞嬉戏在风帘露井。可恨身边没有一个人,能陪她诉说相思深情,近来衣带宽松得叫人惊心。

  一再地回想当年的幽会,残灯映照朱红帷慢,淡淡月光从纱窗透进,那时情景多么缠绵迷人。如今,通向他的路那么遥远,纵然想在梦中欢会,也一样没有定准。等到他归来时,要先让他去看败落的花枝,再把心中期盼之情细细盘问。问他为何怠惰耽误了青春,怎么会那样忍心?

注释

1、脸霞:面上的红润光泽。温庭筠《南歌子》:“脸上金霞细,眉间翠钿深。”

2、觉:醒来。

3、麝煤:制墨的原料,后又以为墨的别称。词里指水墨画。

4、压翠:指双眉紧皱,如同挤压在一起的青翠远山。

5、昼永:白日漫长。

6、交飞:交翅并飞。

7、露井:没有盖的井。贺知章《望人家桃李花》:“桃李从来露井傍。”王昌龄《春宫曲》中有“昨夜风开露井桃。”

8、带围宽尽:指形体日渐消瘦。

9、朱幌:床上的红色帷幔。

10、风景:情景。

11、阳台:隐指男女欢会之地。用宋玉《高唐赋》中楚襄王梦会神女故事。

12、迥:遥远。

13、云雨梦:本指神女与楚王欢会之梦,引指男女欢会。

14、心期:内心期愿。

15、因循:轻易、随便。王舅《倦寻芳》:“算韶华、又因循过了,清明时候。”用同义。

16、意稳:心安。

作者介绍

陆淞,[约公元一一四七年前后在世]字子逸,号云溪,山阴人,陆佃之孙,陆游胞兄。生卒年均不详,约宋高宗绍兴中前后在世。简介南渡初,有宗室子某,寓居会稽,园亭甲于浙东,座客皆为一时名士,淞亦茌列。有姬盼盼,为淞所属意。一日,偶睡不侍觞,淞...
查看百科>>
展开更多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