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大田多稼,既种既戒,既备乃事。以我覃耜,俶载南亩。播厥百谷,既庭且硕,曾孙是若。

既方既皂,既坚既好,不稂不莠。去其螟螣,及其蟊贼,无害我田稚。田祖有神,秉畀炎火。

有渰萋萋,兴雨祈祈。雨我公田,遂及我私。彼有不获稚,此有不敛穧,彼有遗秉,此有滞穗,伊寡妇之利。

曾孙来止,以其妇子。馌彼南亩,田畯至喜。来方禋祀,以其骍黑,与其黍稷。以享以祀,以介景福。

译文

大田宽广作物多,选了种籽修家伙,事前准备都完妥。掮起我那锋快犁,开始田里干农活。播下黍稷诸谷物,苗儿挺拔又壮茁,曾孙称心好快活。

  庄稼抽穗已结实,籽粒饱满长势好,没有空穗和杂草。害虫螟螣全除掉,蟊虫贼虫逃不了,不许伤害我嫩苗。多亏农神来保佑,投进大火将虫烧。

  凉风凄凄云满天,小雨飘下细绵绵。雨点落在公田里,同时洒到我私田。那儿谷嫩不曾割,这儿几株漏田间;那儿掉下一束禾,这儿散穗三五点,照顾寡妇任她捡。

  曾孙视察已来临,碰上农妇孩子们。他们送饭到田头,田畯看见好开心。曾孙来到正祭神,黄牛黑猪案上陈,小米高粱配嘉珍。献上祭品行祭礼,祈求大福赐苍生。

注释

(1)大田:面积广阔的农田。稼:种庄稼。

(2)既:已经。种:指选种籽。戒:同“械”,此指修理农业器械。

(3)乃事:这些事。

(4)覃(yǎn):“剡”,锋利。耜(sì):古代一种似锹的农具。

(5)俶(chù)载:开始从事。

(6)厥:其。

(7)庭:通“挺”,挺拔。硕:大。

(8)曾孙是若:顺了曾孙的愿望。曾孙,周王对他的祖先和其他的神,都自称曾孙。若,顺。

(9)方:通“房”,指谷粒已生嫩壳,但还没有合满。皁(zào):指谷壳已经结成,但还未坚实。

(10)稂(láng):指穗粒空瘪的禾。莠(yǒu):田间似禾的杂草,也称狗尾巴草。

(11)螟(míng):吃禾心的害虫。螣(tè):吃禾叶的青虫。

(12)蟊(máo):吃禾根的虫。贼:吃禾节的虫。

(13)稚:幼禾。

(14)田祖:农神。

(15)秉:执持。畀:给与。炎火:大火。

(16)有渰(yǎn):即“渰渰”,阴云密布的样子。

(17)祁祁:徐徐。

(18)公田:公家的田。古代井田制,井田九区,中间百亩为公田,周围八区,八家各百亩为私田。八家共养公田。公田收获归农奴主所有。

(19)私:私田。

(20)稚:低小的穗。

(21)穧(jì):已割而未收的禾把。

(22)秉:把,捆扎成束的禾把。

(23)滞:遗留。

(24)伊:是。

(25)馌(yè):送饭。南亩:泛指农田。

(26)田畯(jùn):周代农官,掌管监督农奴的农事工作。

(27)禋(yīn)祀:升烟以祭,古代祭天的典礼,也泛指祭祀。

(28)骍(xīn):赤色牛。黑:指黑色的猪羊。

(29)介:“丐”的假借,祈求。景福:大福。

展开更多

猜你关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