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梅实迎时雨,苍茫值晚春。

愁深楚猿夜,梦断越鸡晨。

海雾连南极,江云暗北津。

素衣今尽化,非为帝京尘。

译文

杨梅结实正是阴雨连绵的时候,天地苍茫一片,时间恰是晚春。

愁深难眠更哪堪楚猿夜啼,好梦易醒禁不住越鸡伺晨。

雨雾朦朦从海隅直达南极边的尽头,江涛汹汹淹没了北去的渡口。

身上的白衣被江南的梅雨墨染,却不是京城的尘埃所为。

注释

①梅雨:农历四五月间,江南一带在杨梅成熟时,常阴雨连绵,这段时间,就称作梅雨季节。其雨叫梅雨,也叫黄梅雨,

②梅实:杨梅的果实,俗称杨梅。

③楚、越:泛指江南。这儿都是指江南的永州,永州是荆楚的最南端,也是南越的最北处。

④海雾:海上的雾气。唐张若虚《春江花月夜》“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此处借其乡思之苦的意。

⑤江雪:江涛如雪。北津:北去的渡口。

⑥素衣:白色的衣。这里是化用典故,谢脁诗云:“京洛多风尘,素衣化为缁。”这是说“京洛有许多灰沙,白衣服都被染成黑的了。”柳宗元是反其意而用之。

作者介绍

柳宗元(公元773年—公元819年),字子厚,汉族,河东(现在山西芮城、运城一带)人, 唐宋八大家之一,唐代文学家、哲学家、散文家和思想家,世称“柳河东” “河东先生”,因官终柳州刺史,又称“柳柳州”。柳宗元与韩愈并称为“韩柳”,与刘...
查看百科>>
展开更多

猜你关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