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燕秦不两立,太子已为虞。

千金奉短计,匕首荆卿趋。

穷年徇所欲,兵势且见屠。

微言激幽愤,怒目辞燕都。

朔风动易水,挥爵前长驱。

函首致宿怨,献田开版图。

炯然耀电光,掌握罔正夫。

造端何其锐,临事竟趑趄。

长虹吐白日,仓卒反受诛。

按剑赫凭怒,风雷助号呼。

慈父断子首,狂走无容躯。

夷城芟七族,台观皆焚污。

始期忧患弭,卒动灾祸枢。

秦皇本诈力,事与桓公殊。

奈何效曹子,实谓勇且愚。

世传故多谬,太史征无且。

注释

燕国秦国势不两立,

燕太子丹为这块心病十分忧虑。

决定用樊於期脑袋作信物,奉行刺秦王的短浅计谋,

让荆轲带上匕首行刺嬴政赶赴秦地。

整年里卑词厚礼,奉养荆轲,

恰逢人们将受屠戮,军事形势十分危急。

微言大义激起樊氏深怨,献出人头,

荆卿圆睁双眼怒气冲冲辞别燕国首都。

北风里一曲悲歌,易水送行场面壮烈,

洒酒祭祀天地登车挥鞭长驱。

把密封樊於期首级的匣子送给宿敌秦王,

当面打开燕国的地图割让土地。

突然间闪闪电光,图穷匕首见,

可惜拿匕首的人不是行家,耳热心悸。

开始行事时锐气何等锋利,

到紧要关头他却犹豫无计。

突然间似长虹横贯太阳,

匆忙中反而自遭诛杀。

秦王拔剑而起,盛怒伐燕,

号呼声似风雷贯耳,秦军向燕地进发。

燕王斩下太子丹头颅讨好秦国,

仍被追伐得到处奔跑,没有容身之舍。

秦兵铲平城邑除掉燕王亲姻家族,

燕国的官署宫观都被烧毁践踏。

开始行事时指望消除灾祸,

最终反而触动了灾祸的机匣。

秦王的兼并靠的是诈力,

与讲信义的齐桓公大相径差。

怎能仿效勇士曹沫劫齐桓公的故事呢,

实在叫做有勇无谋又愚有加。

世间流传的史事本来就多有谬误,

太史公已从秦侍医夏无且那里早有叹嗟。

作者介绍

柳宗元(公元773年—公元819年),字子厚,汉族,河东(现在山西芮城、运城一带)人, 唐宋八大家之一,唐代文学家、哲学家、散文家和思想家,世称“柳河东” “河东先生”,因官终柳州刺史,又称“柳柳州”。柳宗元与韩愈并称为“韩柳”,与刘...
查看百科>>
展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