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是英雄

标签: 螃蟹 英雄 字数:1200字 体裁: 议论文 上传时间:2020-05-22

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是英雄,而敢于第一个吃蜘蛛的无疑是笨蛋。尽管外界吵得沸沸扬扬,北大“中学校长推荐制”还是步入了正轨。且不论北大是吃了螃蟹的英雄还是吃了蜘蛛的笨蛋,这一次北大的举动可谓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一段不痛不痒,看似放之四海而皆准实则含混不清的说辞:“经自主招生专家委员会审议,综合考察申请中学的办学条件、生源资源等因素”是显然无法平息如火如荼的舆论纷争的。而模糊不清的概念让“中学校长推荐制”变得不让人信服。结果推荐出来的学生无法避免地让正常考中的学生为之妒忌与不信服。最后大家都不愉快,而北大“中学校长推荐制”因此成了两边都不讨好的招生悲剧。北大一边信誓旦旦地保证着“中学校长推荐制”的公正性,一边又开出一张模糊不清的证明书,其下场就是招来一阵狂风暴雨般的舆论口水,而舆论对其公正性的最大质疑之处在于,西部省份是否遭到了地理歧视,在打上一个马虎眼后溜之大吉。而沿海省份叫苦发难的也大有人在,江苏为何有十所高校被馅饼砸中,其幸运程度堪称离奇。而在另一边,选中者要么拍着胸脯表示其被选中的原因完全是由于自己教学实力强,要么就沉默不言冷眼旁观这场舆论大战。结果没选上的叫不公平,选上的喊真委屈,谁都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公正对待。于是枪口一致对准北大,叫战的声援的比比皆是,一阵狂轰滥炸让人头晕目眩。


“中学校长推荐制”在国外是由来已久的大学招生做法,而此番北大将其引进国内从而引起这场舆论纷争使人不免感到北大的这番做法似乎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北大吃这第一只螃蟹时似乎是忘了中国还有句古话叫枪打出头鸟,更忘记了中国人的酸葡萄心理。现在仅仅只是公布了选中学校的名单,而再过不久选中学校公布选中学生名单时,恐怕又会引起一阵轩然大波。北大原本为偏科生谋的一条生路却成了一条被流言蜚语充斥的羊肠道。而人们对这一条生路的渴求,使得这本该属于偏科生的阳关道也沦为千军万马相争过的独木桥。


自从1977年恢复高考并使之成为国家选拔人才的通道后,虽然人们对其剃度的评价褒贬不一,但高考制度独特的公正公平性还是使之成为莘莘学子们争相一跃的龙门。然而不久前的各大学自主招生考试的另立龙门的做法已经惹得无数风言风语,但是由于只是另立龙门,还是得考,还是得努力一跃,才能飞过龙门。而现在北大一脚踢开龙门,无疑打破了国人心中脆弱的平衡—从北大提出想法时的人人叫好都公布名单后各路落选“诸侯揭竿而起”短短数天而已。


这说明什么?也许外国人的方法并不适合我们,或者说不适合现在的我们。也许北大“中学校长推荐”是出自北大的一番好意,但是现在我们除了看见硝烟弥漫的舆论战火与创新的象征意义,并没有更多地改变了我们的多少生活。自主招生考试几近沦为第二个高考,我们对待北大“中学校长推荐制”又能报以多大的希望呢?


北大的这次创新,差不多在流言蜚语中消失殆尽。对此我们可以说在国外通行无阻的校长推荐制是因为其在那里由来已久的历史还相对我们来说较多的民主开放:我们也可以说北大这次为创新所做的准备不够,以至于现在手忙脚乱、焦头烂额。但我们再说什么,也无法否认国人心中的那一份酸葡萄心理。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北大“中学校长推荐制”的日臻完善与越来越多大学的创新之举,一改现在希望独存高考的教育尴尬。


北大“中学校长推荐制”,即使是在风言风语之中摇摇摆摆地挣扎,即使是象征意味大于实际意味,但是不能不说它还是如同一声闷雷,一道闪电,在高考这个阴云密布的天空,划出了一片新声。这一次无论北大吃到了一只螃蟹还是咬到了一只蜘蛛,都是中国教育史上极其重要的一笔,也许就是北大的这一创举,开启了中国高等教育自主选拔的新时代。


数据来源: 聚培训作文 (查看教师评语)

展开更多

猜你关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