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壕吏扩写

标签: 石壕吏 字数:1000字 体裁: 扩写缩写 上传时间:2020-10-12

安史之乱之时,唐军本胜利在望,但敌军突然增加援军,形势逆转,在敌人两面夹击下,唐军全线崩溃。四处抽丁补充兵力。这时我刚好从洛阳回华州,正由新安县继续西行,直到傍晚时分,我才在石壕村的一户人家里投宿。


家里很简陋,屋顶也裂开了几条缝,遮挡风雨的工具也仅仅是几张单薄的纸张。几乎是用补丁多次缝补也有现在这样的状况。床上躺着个小婴儿,旁边的年轻女子细心照料着孩子。不久,老妇为我端来一碗水。赶了这么久的路这是我今天见到的第一碗水,端起碗,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一滴水珠都不剩。“慢慢喝,不要急,水还有很多呢。”老妇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貌似一句普通的话,却让我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他们已经年迈,现在又是战乱之际,此时做儿子的却不在他们身边还真是…。想到这儿,我不禁落泪。老妇坐到我旁边,告诉我他们家曾经是穷,但家庭和睦,子女孝顺,他们享受着天伦之乐。可好景不长,一天差役来捉男丁,把老妇的三个儿子带走充兵,刚一个儿子来信,说两个哥哥已经战死,他一个人也…说着,老妇哭了起来。岁月无痕,但在老妇身上留下了纪念。头发已变得银白,脸上的道道皱纹以及淡淡的眉毛下,两眼布满血丝。衣服处处是补丁,且已褪色。此时,一位大爷缓缓走进来,想必是老妇的丈夫吧。


“你家剩几口人是你家的事,我们只是奉旨照办,无论如何,这男的我们必须带走,识趣的快松手,否则---”接着就传来了妇女和孩童的哭声。这一声响打破了此时的沉寂,老妇和大爷的神情都紧张起来,相互一望后,大爷越墙逃走,老妇摊在椅子上,努力地使自己镇静下来,但不管用似的,老妇手中握着的水努力地抖着,手也似乎越发越有劲,像是要把碗捏碎。嘴里还喃喃的念叨着:“差役怎么。.又来。.又来捉人”随后敲门声响起:“开门,开门,快开门!”。好一会儿,老妇反应过来,蹒跚的向门口走出,又颤抖的手打开破旧不堪的门。“这么久才来,我们这几位大爷的时间可是宝贵得很呢,你赔得起吗?”门一开,就传来衙役不满的怒喝声,老夫也凄惨的哭了起来。


“快!把你儿子交出来!“一个差役用很粗暴的口气向老妇吼道。“不,管爷。我的三个儿子一个月前就已被你们捉了去。家里只剩我一个。”老妇哽咽道。“哇哇哇哇”婴儿的声音从房里传了出来。差役听见哭声,勃然大怒“你不是说家中无人吗?敢骗我们,你还要不要命那!”老妇惊慌的抬起头,紧张的神情在她脸上蔓延着,仿佛她担心发生的事发生了。脸上的不知所措、茫然并没有让差役死心,差役的逼问,怒喝的言语,老妇逼于无奈,用苍老的硬邦邦的手擦去脸上的两旁泪痕,回答道:“家里的确有一个男丁,但他只是个婴儿啊!正因为有后代,他母亲才没有改嫁,但家里的经济


数据来源: 聚培训作文 (查看教师评语)

展开更多

猜你关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