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罗和小青年的故事

标签: 故事 字数:1200字 体裁: 想象 上传时间:2020-05-25

老罗时常穿梭于这座灯火通明,车如流水马如龙的城市。然而他并不快乐,因为他有一个极其尴尬的名字—农民工。


徘徊在熙熙攘攘的闹市中,沉迷于让人窒息的喧嚣里,老罗感到非常孤独,他总是想念家乡,想念家乡的明月,想念家乡的清泉,想念家乡的大山,想念家乡的人。已经有三年没回家了,家里的一切都还好吧,娘的老寒腿没再犯吧,即将中考的儿子学习还顺利吗,最可怜的是妻子,既要下地干农活,又要照顾老人和孩子。哎,肯定又有几条皱纹偷偷地爬上她的额头,但在老罗看来,那鱼尾纹就是迷人,妻子就是比城里那些女人好看。就这样想着,老罗不知不觉回到工地了。


新来的小青年看见老罗愁眉苦脸的,便问:“罗叔,想家了吧。”老罗没有理他。小青年眼睛一亮,笑呵呵地说:“罗叔,我教你网上聊天吧,这样你就可以看见老婆孩子了。”老罗用迷惑的眼神看着小青年,似乎小青年在骗他。的确,对于一个只读过小学的四十多岁的农村人来说,这就是天方夜谈。“真的,罗叔,现在的年轻人都用这玩意儿,你儿子肯定也会,到时候叫他带上你娘和你老婆,你们就可以网上团圆了。”“网上团圆”老罗可从没听说过这个词儿,他看着小青年,眼神中似乎有几分钦佩。


突然,包工头闯进他们的宿舍—其实不过是用塑料搭的,容纳几十号人的大棚。“你儿子打来的电话。”包工头对老罗说。正当老罗准备伸出双手去接手机时,小青年把它抢走了,老罗尴尬地对包工头笑了笑。只见小青年用筷子的另一端在地上写了几个数字,然后就得意地把电话挂了,说:“走,见你老婆孩子去。”老罗被小青年的一系列行为弄得一头雾水,怵在原地一动不动。但听到可以见到老婆孩子,便什么也不管了,任由小青年把他拉到网吧的电脑前。


不知小青年到底施了什么魔术,老罗的妻子孩子还真出现在屏幕上了。老罗对小青年的敬佩和感激之情油然而升。妻子穿着那件大红色的外套,那是五年前过年赶集的时候老罗亲自挑选布料让镇上的老裁缝做的,当时妻子还责怪老罗乱花钱呢。耳机里传来妻子温柔的声音:“孩子他爸,你瘦了,怎么不多吃点,一个人在外不容易,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晚上睡觉要多盖点,别感冒了,别生病了。家里你就别担心了,有我呢。”小青年突然觉得鼻子有点酸酸的,喉咙里好象塞了铅块似的,很不舒服。他拍了拍老罗的肩膀,老罗似乎马上就明白了,马上就转移话题了。妻子告诉老罗,隔壁村的李二狗娶了个媳妇,舅婆的小儿子养猪赚了很多钱,她准备把井边那块地用来种花生``````老罗的听得津津有味,脸上露出了难得的微笑。儿子告诉老罗,他参加省里的数学竞赛得了一等奖,全地区就他一人。老罗得意地大笑起来了,心想:有这么好的儿子,再苦再累都值得。他心里乐滋滋的,把老板拖欠工资,不给报销医疗费的事全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那个不可避免的问题被儿子说出来了:“爸,你今年回家过年吗?你已经两年没在家过年了,我们都好想你。你最喜欢吃的腊肉,腊香肠妈妈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你回来,咱家好好吃顿团圆饭!”看着泪留满面的儿子,老罗感觉心像被刀狡一样,这堂堂七尺男儿也不禁潸然泪下。他一个劲地朝儿子点头,但最终还是没有把回家这两个字说出口。


从网吧出来,老罗感觉很轻松,因为只有那段时间,他才能够忘记自己的身份--农民工,一个被城市需要,又不被城市接纳的人;一个为城里人做出贡献,然而又被城里人鄙视的人;一个媒体天天说要关心,却迟迟不采取行动的人。


老罗今天在网上和家人实现了团圆,不知今年的除夕之夜,他能否回到久违的家乡,实现真正的团圆。


夜幕降临,老罗和小青年消失在人群里,不知他们回去的路上是否有路灯,给与他们光明与希望。


数据来源: 聚培训作文 (查看教师评语)

展开更多

猜你关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