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吠之犬莫谓良犬,善言之人莫谓贤人

标签: 良犬 贤人 字数:800字 体裁: 想象 上传时间:2019-12-25

书庄子有云:“狗不以善吠为良,人不以善言为贤。”吾究其意,盖为“善吠之犬不一定就是良犬,善于言谈的人不一定可以称之为贤人。”夫天地之大,宇宙之辽阔,善吠之犬比比皆是;善言之人充盈耳目,然孰良孰贱,实难以一面之词而论。故:善吠之犬莫谓良犬,善言之人莫为贤人。


昔秦始皇帝,自恃精于文韬武略,好于阿谀之词。于是,有善言之宦赵高,阔言于宫廷之上,谄媚于后宫之室,深受始皇器重。健谈善言者如赵高之流,竟能呼风唤雨、指鹿为马;操纵秦皇室于股掌之间,致使秦皇身死不得安葬,二世即位又遭废黜。一位善言之人,竟得以误国至如此境地,安能视善言者均为贤?与宦官赵高同时期之人韩非,自幼口吃不善言谈。然其师于荀子等名家名士,并苦研法家众学派之说,独创汇“法”、“术”、“势”三学派之说于一体之名作《韩非子》,助秦皇一改律法。秦皇因此统一了天下。安能以不善言谓之不贤呢?


往观春秋战国之际,吴越相争,越王勾践为吴王夫差之阶下囚。正值此时,夫差有二臣:一曰伍子胥,一曰伯嚭。伍子胥为人耿直刚烈,好于直言进谏;伯嚭贪财好色且华言不实,却深受吴王器重。伯嚭因曾受礼于越,故尝谏言于吴王,悉言接纳越王之便,为国家留下了深重的祸根。伍子胥则常以深刻之言析利害于吴王,然终因小人之言惨遭杀害。伯嚭虽善于言,然终使吴亡于越,可见善言者莫能轻信之为贤人。


又见蜀汉之马谡,自谓其曰:“吾通晓兵法,世人皆知。”遂以卓越的口才劝服丞相孔明使之为驻守街亭之大将。然兵事岂为儿戏,安能以一面之词而堪此重任?败军之将亦为善言者,然孰人称之为贤良?若身怀诸葛亮“舌战群儒”之技,并联吴抗曹之举,方可称之为贤。


善吠之犬莫谓良犬,善言之人莫谓贤人。若寻贤与良,还需时日观。人于当世亦如古,若单以善言而评之为忠贤,莫如择犬以其声洪。日久方能见人心,行事方知人之贤。庄子所言不假,华丽的溢美之词不代表一个人的真才实学,实践方能出真知!故,善吠之犬莫谓良犬,善言之人莫谓贤人。


数据来源: 聚培训作文 (查看教师评语)

展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