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送别的扩写作文

标签: 易水送别 字数:3000字 体裁: 扩写缩写 上传时间:2018-12-30

扩写作文一:


北风寒,冷彻心骨;萧萧声呼悲于天地,撼人肺腑。此地一别离,再无相见日,必终成功,以报太子之期望!  太子、臣下、宾客、士人皆服白衣而坐。雪白的一片,对映着沧蓝的一片易水,冰天冷月,残阳似血,马嘶声咽,北雁鸣空绝。  英雄也落泪。高渐离击筑,刺客和而歌,壮醒千古,悲响千里。悲歌未彻,啼哭一片。太子黯然,泪水顺颊而下,起坐曰:“荆轲,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愿汝击杀贼赢政与殿上,以解吾燕国之困,重振吾燕人之雄风!”答曰:“诺。”西风凛冽,风吹之地亦是覆灭之地。西望咸阳,凄怆悲凉。太子默然坐。  高渐离变调,突转为悲伤之曲,士人泪渐满亭。刺客倚歌而和之,“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燕地的冬日,易水的凉冻,但更冷的是送行者的心。后人骆宾王有诗曰:“此地别燕丹,壮士发冲冠。昔时人已没,今日水犹寒。”  曲罢后终须一别。友人高渐离收乐而起,谓荆轲曰:“永远为汝兄弟!吾与汝今日一别,永不相忘!吾在此候你凯旋归。”表情庄重,神态严肃。荆轲竟泪然:“人生有一知音,有一知己,有一良友,再有何求?”  妻前跪,泣曰:“吾等信任汝,吾等以汝为豪。吾子之父为一代英杰,为其树立好榜样!”语音悲涩,凄苦婉绝。 荆轲默然,泪痕满面,低声嘱道:“为吾好好照料之!”妻宛然而应。  初始昼漫天,此时云半边。风动,煞冷,天地白茫茫一片。衣冠在雪中映,更显得苍白。后人辛弃疾有词描写:“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衣冠似雪。正壮士,悲歌未彻!”  民臣皆与轲道别。闻轲重负国家之存亡重任,不由得肃然起敬。一人命换燕国之存,此乃重国家而轻私人之思也。臣下无不感激涕零,难以停泪。宾客有轲旧友,嚎啕大哭。白衣群动,哭声悲人。  轲走出亭外,决心已下。端酒谓众人曰:“最后一杯酒,饮完终须走。”举杯一干而尽。宾客亦举杯,一饮而毕,但却不知其滋味,亦不知其含多少泪水。轲远望西方,手隐匕首,怆然而又歌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举手抱拳对众人,飞地一上马,驾马奔去。  马嘶声裂,刺客远去。无一眼相望回首,无一次低头退缩。北风再大,又能如何?视死如归,真男人也!背负使命,必须成功!众人却欲随其后,太子拦,曰:“真壮士也!吾以此事嘱轲,必无忧矣!然汝等莫从。愈从,悲愈盛,泪愈多!”说罢,端酒浇愁。“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众人望眼西方,只见车儿愈去愈远,直至最后消失在寒风里。悲伤、担忧、企盼交织在一起,离别的伤痛永叙不尽。正是:  易水边,白雪地,北风紧,  四围飘絮中,一鞭残照里,  遍人间悲伤填胸臆,  让这些宾客众人如何禁受得起?


扩写作文二:


荒原上一道碧蓝的伤口在干燥的平原上蜿蜒而过。深秋的风带着特有的决绝萧瑟,已有一丝仲冬的冷冽。零落的枯草模糊在被风吹卷起的沙曼后在摇曳中艰难地站立。越是靠近这道伤口,枯草就越是密集,依稀辨认出草原是芦苇荡的尸体。 易水,这道割碎莽原的巨大伤口,此时正以哺育者的身份给予这几死的土地微暗的希望,却在深秋的风中升腾起刻骨的冷意。河面远看静默无波近看波涛汹涌。 突然一个浑厚的男声平地想起,如同碧空旷野一只孤雁展翅冲天——“风萧萧兮易水寒。”随之几百个男声共和道:“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一句唱完,高渐离十指翻飞,骨节敲击出一串有力的音符。然后恍若从美好的遥远的过去而来的鼓点慢慢走近颤动了风,隐隐躁动不安一如此时人们的心情。 易水河畔,几百士兵傲然伫立,唱出这雄壮的道别歌。风灌满他们的衣衫,衣袂飞扬猎猎作响。啪——地上洇开一点湿迹。随之啪——啪——下雨了么?原是戍边男儿不轻弹的泪水此刻清清亮亮地从他们坚毅的脸庞丄滑下。秦军压境,家园将灭,壮士一去凶多吉少,便是事成而归又能带来几日安宁?他们深知他们身后拼尽性命也要守护的东西的价值。温柔的妻在落日的余晖里盼他回家,麦田里幼子偷偷别过去偷笑的小脸……他们无法想当这一切美好被碾碎的那一天。所以他们死死地抓住这唯一的希望——荆轲。就算着希望微弱渺茫。 “荆卿。”一碗酒在一双不安的手里泛起不安的涟漪,太子丹将目光从酒盏上缓缓移至对面人脸上,“我敬你。”触及到的是一双波澜不惊的眸子。刺客冰冷的眼睛如同两颗坚硬的玻璃珠,线条鲜明的唇抿的一丝不苟。他端起一碗酒,略一点头,一饮而尽。随即两只碗被狠狠地摔碎在地上发出利落的绝响。 回头而去的一刹,雄壮的歌声亦带了悲戚。荆轲眸子里的冷然倾颓流散随即又被重新树起。 风依旧在荒野畅通无阻发出空旷的声音,易水依旧冰冷彻骨有着汹涌的内里。悲壮的歌声在旷野上回响。太子丹哭倒在地上。碎裂的酒盏发出锐利的光静止成无尽的等待。 只是绝尘而去的刺客,却终是,再也没有回头。


扩写作文三:


公元前227年。深秋时节的一个上午。燕国境内,易水边上。


萧萧的秋风卷地而来,扫荡着大地上的一切生机,原野上草枯黄了,树叶稀落了,易水瑟瑟缩缩流淌着,一队大雁掠过长空,向南飞遁,甩下几声哀鸣。天地间更显得空旷冷寂。


辘辘的车轮声由远及近,一行数十人向易水驶来。白衣白冠一片素装,为易水平添一道肃穆的风景。


这是一支送别的队伍。燕太子丹的莫逆之交荆轲,受丹的重托,今天要涉过易水,前往秦国,去与那行将完成统一大业的秦王嬴政展开一场孤注一掷的较量,冀此来挽救燕国的危亡。


太子丹亲临易水来为他送行,高渐离宋意等志同道合的朋友也都来为他送行了。


斟满一爵酒,太子高举过头,白色的长袖在风中飘拂,“荆卿,燕国就托付于君了。我代表燕国父老谢谢你。”太子神色凝重,字字肺腑。


“荆轲谨记。”荆轲一饮而尽,抱拳致意,坚毅的面庞映照着灿烂的秋阳。


“诸君,易水为证,今天我们在这里为荆卿饯行;来日凯旋,我们在这里为恩卿洗尘.”霎时,别离的音乐响起,高渐离击筑领衔,悲凉的变徵之声弥漫在易水上空,“风萧萧兮易水寒,荆卿挺身兮赴国难,风萧萧兮路漫漫,壮士仗义兮出乡关,风萧萧兮关山险,盼君平安兮奏凯旋……”宋意等朋友和乐高歌,声声含泪。


“风萧萧兮徵调传,诸君情意兮薄云天,风萧萧兮骥鸣远,士为知己兮死无憾……”一腔知遇之恩,感激之情,荆轲与肝胆相照的朋友倾吐心声 。


满座掩面涕泣,泣下沾襟。


音乐由变徵而转作羽声,铿锵有力似铁骑突出,刀枪铮鸣,为勇士壮行。


只见荆轲大踏步上前,面向易水,面向太子丹,面向满座好友深情地长揖,然后长铗在握,引吭高歌:“……风萧萧兮易水别,凌厉万里兮越千山,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声声铮铮铁骨,字字热血沸腾,成为易水上空华夏大地回荡千古的壮士绝唱!


不复回,是此行最坏的打算。荆轲深思熟虑之下,是做好两种准备的:上策者,生擒嬴政订立秦燕互不侵犯条约;如果失败,则与秦王同归于尽。


这时太子丹挥挥手,从人奉上两个精致的黑漆木匣,这是为觐见秦王准备的厚礼:匣中分别装有樊於期老将军的头颅和燕国督亢地区的地图,地图内严严实实裹着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这是燕太子丹特为刺杀秦王而重金求购的,又用剧毒为之淬过火。届时,贪婪的秦王定会迫不及待的看图,图穷则匕首现,荆轲一个眼疾手快,秦王身体不管何处被刺,都会不治身亡。


太子丹郑重的一一接过木匣,又郑重地分别交付于荆轲及同行的助手秦舞阳。


数据来源: 聚培训作文网 (查看教师评语)

展开更多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广告

    猜你关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