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写《十五从军征》

标签: 十五从军征 字数:1200字 体裁: 扩写缩写 上传时间:2020-02-17

往事随风


——扩写《十五从军征》


凄凉的秋风卷起四周凋零的黄叶,风中,一位白发老者手持一碗煮好的饭食,泪落沾衣。半空中,一句低沉而微弱的轻语,像是那千山之外的呼唤,若隐若现,模糊而又熟悉。是谁,在那里呼唤?是谁,在那里轻语?是谁,想抓住那流失的岁月?是谁,在那秋风中独自叹息?看着那满院坟冢,风无声,云无语,淡淡相思,尽付西风里,谁人取?


往事随风,思绪渐渐回到从前。十五岁,一个多么令人振奋的年龄!当年气宇昂扬,豪气万丈,欲攀天揽月、下海弄蛟。少年凌云志,尽显心头。当征兵之令传来时,没有半丝犹豫,在家人依依不舍的目光中,背负行囊,策马扬鞭,消失在那天际之中。


来到边疆,拿起武器,一股傲然于天地之情从心中升起:从今天起,我定要保家卫国,燕山未勒,归期无计!


几十年,都在腥风血雨中度过;多少次,看着战友们含恨而别。少年的不屈之心,已在一次次伤痛中消逝;少年的壮志豪情,已被如水时光磨平。几十年了,虽然在一场场战争中侥幸逃生,可仍未成为将领,是学艺不精,还是老天的玩笑?铜镜中,发现满头青丝变白发;看见乌黑胡须已披霜;惊讶脸上皱纹道道起;明白心中信念累累伤。也许,是到了离去的时候了。一次次申请,一次次等待,连头上白丝也随着秋日边疆的枯叶一起凋零。终于,将军同意了自己的请求。一丝凄然苦笑浮现脸上,回乡时,才发觉自己已一无所有,少年心志已付之东流。


到了家乡,已物是人非。昔日共同嬉戏的同伴皆已融身天地,村中一个个的生面孔令他感到胆寒:回来又有何用?家在哪儿?家中还剩余谁?问了位同乡,见他指了个房屋,心中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其实他早就看见了那间破败的房屋:屋顶残砖碎瓦,院墙已被推倒,正门仅剩半片门板,院中伸出一棵枯树,显得阴森恐怖。看着他走向那间屋子,周围的人都心生猜疑:那间屋子十几年前就已无人居住,他来干什么?


走进屋,看见屋梁上有野鸡在哀啼,厅中、院中长出了各种植物,后院中的狗洞已变成了野兔洞,一股悲痛心情顿时将他的心填满,那一座座的坟包,都诉说着一个个他不知道的故事,幼年时的回忆,与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两行热泪从他枯瘦的脸上滑落。往事随风,一切皆缘。缘起缘灭,由天注定。他采集好食材,回屋做饭,饭好后,看着那些坟冢,伤痛之情又一次浮现。谁人与我共餐呢?心中问道,无奈一叹,细细算来,自己已八十有余了,而那尘缘往事,皆随残风而去。


远处,是谁在叹息?天际,是谁在哭泣?风中,有谁人远去?心里,有几许泪滴?


丝丝异动,在无声中响起,缕缕回应,穿透了天地。当逝者归来,往者已去,怒问苍天,可有泪滴?


叶绿痕按:


读圣坤此文,不禁想起陆游名句:塞上长城空自许,镜中衰鬓已先斑!


和原作有一点不同的是,原作隐含着针砭当时兵役制度的意味,而圣坤的文章重在抒发个人情绪。


汉乐府诗中,有相当一部分的作品,并不特别注重结构和修辞,而将注意力集中在叙事和讽刺方面。这一点很值得注意。


当然,扩写也可以是某种程度上的改写,没必要追求和原作完全吻合。


总而言之,圣坤此文修辞极有特色,古典情味浓郁,但并不给人造作之感。


数据来源: 聚培训作文 (查看教师评语)

展开更多

猜你关注广告